2014年黄纪达新闻奖‧光明夺5奖项

2020-08-09    收藏877
点击次数:868

2014年黄纪达新闻奖‧光明夺5奖项(八打灵再也讯)《》在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举办的“2014年度拿督黄纪达新闻奖”夺得5个奖项,包括编辑奖(副刊组)3份佳作奖,以及一份报导文学佳作奖和一份编辑奖(新闻组)佳作奖。本报助编王重惠以《JAY周杰伦关键词》作品夺得拿督黄纪达编辑奖(副刊组)佳作奖,另两名助编黄雨微和王怡则分别以《江南水乡乌镇》和《罗宾威廉斯陨落》作品,在同一个组别夺得3份佳作奖项。王重惠也在拿督黄纪达编辑奖(新闻组)夺得佳作奖,获奖作品为《英超有钱作怪》,其排版及美术设计的风格获得评审们的认可。3作品夺副刊组佳作奖另外,本报良医组高级记者唐秀丽再度在丹斯里叶永松报导文学奖中夺奖,她凭着《施与受系列》作品夺得佳作奖。2014年度拿督黄纪达新闻奖颁奖典礼週五在八打灵再也水晶皇冠酒店举行,首相署部长拿督马袖强受邀主持颁奖礼;出席者包括华总永久名誉会长丹斯里吴德芳、英迪基金信托人吴明珠、星辰教育董事长拿汀斯里周星辰、苹果旅游集团董事经理拿督斯里李益辉、富贵集团执行董事邝耀年、以及编协主席卜亚烈等。大会也在现场颁发会员子女学业奖学金奖励考取优越成绩的会员子女,并设有幸运抽奖环节,包括4份价值6000令吉的北海道旅游配套、手机、电器及礼篮等,让出席者尽兴而归。这项由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举办的“2014年度拿督黄纪达新闻奖”共设有13个奖项,即拿督斯里庄智雅新闻事业服务精神奖、拿督黄纪达编辑奖(新闻组)、拿督黄纪达编辑奖(副刊组)、丹斯里叶永松报导文学奖、丹斯里吴德芳新闻报导奖、丹斯里张德麟评论奖、拿督陈良民新闻摄影奖、拿督高程祖财经报导奖、拿督邝汉光体育报导奖、拿督李益辉旅游报导奖、陈友信教育报导奖、丹斯里刘天成年度封面奖及丹斯里郑金炎娱乐报导奖。各组奖项优胜奖得主可获得3000令吉奖金及一座纪念盾,佳作奖得主则可获得1000令吉奖金和一座纪念盾。今年的颁奖典礼新增了一个奖项,即娱乐报导奖,这是由企业家郑金炎赞助编协设立的奖项。吴仲达膺新闻事业服务精神奖今年的拿督斯里庄智雅新闻事业服务精神奖由《印尼讯报》编务董事吴仲达夺得。现年76岁的吴仲达于25岁进入报界,服务报界至今50年,他指出,把大马办报的经验带到印尼,是他人生中最感动的事情。吴仲达发表得奖感言时透露,他从美术员做起,之后才进入编辑部,直到现在每天还翻译二至三篇的经济新闻,这说明他还在学习当中。“我把大马办报的经验带到印尼,开拓了两家印尼报章,即《印度尼西亚商报》和《印尼讯报》。”吴仲达在《印度尼西亚商报》和《印尼讯报》分别服务了3和7年,他也是编协发起人之一。“我看到编协受到社会尊重和认可,也看到华文报业有那幺多的新力军,我为你们感到骄傲。”他说,新闻事业是一个不停转动的行业,就好像每天的消息一样,不断地变化,而且新闻魅力是让你我投身这个行业,无法自拔的原因。他坦言,如果有重生的机会,他愿意从记者或编辑做起,一路往上爬。马袖强:记者据实报道‧没人可操纵新闻呈现首相署部长拿督马袖强指出,不管对谁有利,记者最重要的是报导真相。他说,报导对谁有利并不重要,重要是所报导的新闻是可被相信和真实的。他认为,新闻报导本应该是对事不对人,所以任何人都不能因报馆的报导立场跟本身不一致,而向该报馆施压。对他而言,在这个新的新闻时代,难免报导会批评政府或反对党,但这也是视课题而论。他说,可能有些记者被骂,因为报导的内容对某个领袖不好,或立场不一致。他强调,无论是政府还是反对党,没有人可操纵新闻的呈现,除非对方是神。“现今资讯爆炸的时代,中文媒体面对许多挑战,包括社交媒体的出现促进了新闻的转型,所以中文媒体需要更快和更準确地报导新闻。”他披露,有时人们无法分辨网上新闻的真伪,尤其是现在充满风风雨雨的时候,记者报导真相更重要,但是他了解,这并不容易。尽管如此,他称赞我国的中文媒体做得很好,除了中国、台湾、香港,大马的中文媒体的报导是最全面和最完整的。同时,马袖强就记者在刘蝶广场骚乱事件被打伤一事,代表读者向勇敢的记者说声谢谢。他说,刘蝶广场骚乱事件可能不是最后一宗,但他希望他推测错误。他披露,在他阅读部落客的文章和社交媒体的言论后,他发现当中有太多的种族主义的成份,所以他认为,有人在外制造问题,等待打架。内容不实可诉讼讨公道‧卜亚烈:非吊销准证马来西亚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主席卜亚烈指出,编协在过去不只一次促请政府撤销印刷及出版法令,因为编协认为,如果报章的报导内容不确实,或报导涉及危害公共秩序或国家安全,政府可通过民事诉讼,或其他法律管道讨回公道,而不是以吊销出版准証的方式。他于週五在2014年拿督黄纪达新闻奖颁奖典礼上致词时说,内政部吊销《The Edge周刊》和《The Edge财经日报》的出版准证为期3个月,此消息令报业同仁感到沉重。感同身受The Edge被令停刊卜亚烈也是《星洲日报》总编辑,他说,《星洲日报》感同身受,因为该报在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曾被勒令停刊,经历了5个月又11天的煎熬,才迎来复刊的日子。他指出,一家报章被吊销出版准証,受害最大的还是员工。以1000人的公司为例,若每名员工的家庭有4名成员,就有4000人的生计受到影响,这还不包括其他依赖有关报社找生计的相关行业人士,如派报人、广告代理、运输罗里司机和供应商。卜亚烈也提到,一马发展有限公司风波的惊人内幕曝光,比30年前在香港发生闹出两条人命的马来西亚土着金融丑闻(BMF Scandal)内情,来得更错综複杂和扑朔迷离。“总检察署、警方、反贪污委员会及国家银行成立的调查特工队侦骑四出,我们看到商家、媒体人和反对党领袖,一个接一个被对付;他们或被扣留、或被录取口供和禁止出境。国家银行则通缉两名一马发展有限公司前高层。”他说,一马发展有限公司事件消耗了国家大量的资源和时间,国家领袖都将精力投放在此事上,政府机关的运作多少被牵连拖慢。“我们希望在事件的真相大白之前,国内的其他重大课题不会因此被耽误,需要以果断和坚决的态度处理和解决。”另外,卜亚烈指出,记者和摄影记者在刘蝶广场骚乱事件中被打最冤枉,经历这个教训,编协认为迫切需要为站在採访最前线的记者和摄影记者提供基本的训练,指导他们如何在类似刘蝶广场的骚乱中自我保护,并提供一些简便的配备及外套,以便警方和其他人能够辨识他们的身份。他说,记者和摄影记者不过是履行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暴徒却将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中,动粗的经过仿若电影中的情节。“虽说整个事件是一宗手机偷窃案所引发,但是窃匪的同伙在社交媒体杜撰遭欺压的故事,却能煽动那幺多族人到场讨回所谓的‘公道’,继而如暴徒般砸店、砸车,并动手打人。”他说,刘蝶广场的骚乱事件反映出原来我国的种族关係还是那幺脆弱,和谐只流于字面上的宣传,但内心深处却不是那幺一回事。‧2015.07.25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