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的飞天油膏:《最狂野的梦》

2020-07-01    收藏182
点击次数:433

女巫的飞天油膏:《最狂野的梦》

理查‧罗吉利

天下还有什幺事能称上怪事?我听说有人住在极北之地,沐浴米奈娃(Minerva)加持的圣池。他们入浴九次,鸟儿的绒毛羽翼冒出了身子。谁知道这是不是真事?有人说赛西亚女人,在肌肤上抹药膏、润肤油,也能收这般奇效。清醒诚恳的科学人,写下了观察报告,内容一样惊人,我们也当事实领教。

—奥维德(Publius Oridius Naso),《变形记》(The Metamorphoses of Ovid) (大卫.斯拉维特〔David R. Slavitt〕译)

  将大量精神药物混在一起,製作出迷幻糊膏,就是欧洲女巫间最流行的意识转换催化剂,人称「飞天油膏(flying ointment)」。飞天油膏药方因药材易得性、个人选择、当地习俗而异,可能会有鸦片、大麻、菸草、乌头、猫脑或蝙蝠血等不同成分,不过几乎所有的油膏都会加入至少一种茄科植物。茛菪、颠茄、毒参茄等茄科植物,都含有相同的迷幻剂,也就是莨菪烷类生物硷(tropane alkaloid)。

  女巫身上涂了这些魔法药膏,就能经历荒唐幻觉、麻醉失神。有些女巫述说自己飞访恶魔、参加纵欲庆典的体验,有些则化身成动物。最早记录此类油膏用法的文献,是阿普留斯的《金驴记》。

  阿普留斯生于二世纪二○年代的罗马帝国殖民地,殖民地就在目前阿尔及利亚一带,父亲是当地重要的行政官员。为了追求心仪的哲学思想,阿普留斯游历希腊、罗马,年约三十时到了埃及。他在往亚历山卓的路上生了病,决定与朋友待在欧埃亚(Oea),也就是现在位于利比亚的黎波里(Tripoli)。阿普留斯在此地遇见一位富有的寡妇,并被控以爱情魔药迷惑该妇人,劝诱她和自己结婚。他接受魔法审判(被判死刑),但最后成功为自己辩护,获无罪释放。

  这项指控最后虽然被判定毫无根据,摘录自《金驴记》的选文却清楚展现作者对暗黑巫术与咒语的深厚知识。在〈潘飞儿的药膏〉中,该书主角鲁休斯(Lucius)利用爱人浮缇丝(Photis)得到她女主人潘飞儿(Pamphile)的魔法药膏。过程中他将自己变成了一只真正的蠢驴。

女巫的飞天油膏:《最狂野的梦》

  〈猪圈里的宗教裁判所〉也记录了女巫的飞天油膏,但时间上比《金驴记》晚了许多。该文出自巴托罗美欧.史匹那笔下。史匹那是道明会(Ordo Dominicanorum)教士,当代重要神学家,他在代表作《论女巫》(Quaestio de Strigibus),探讨了义大利巫术案件。〈女人就该脱衣裸体〉和〈让人失去理智一天〉,则选自早期科学家、博学家吉安.巴蒂斯塔.波塔的作品《自然魔法》(Natural Magick)。

  波塔宣称自己少年老成,十五岁时便写成该书初稿,但《自然魔法》在一五五八年的拿坡里首刷问世,可知波塔大约是在他二十出头时完成着作的。这本书的主题五花八门,从冶金、化学、透镜运用(波塔宣称自己比伽利略〔Galileo, 1564-1642〕还早发明望远镜),写到烹饪、化妆品与魔咒。

  他对女巫药膏与一般黑魔法的早熟知识,使他被教宗保禄五世(Pope Paul V, 1552-1621)传唤到罗马为自己辩护。他辩称是为了揭发江湖术士、邪魔歪道手法引述资料,将自己的嗜好正当化,因而受了些训诫,从轻释放。

  《自然魔法》大受欢迎,瞬间成为销售冠军。该书拉丁文版首刷十年内至少出了六版,还被翻译成义大利文、法文、西班牙文、荷兰文及阿拉伯文。 题名为〈蚂蚁酒春药〉的两篇药方,出自于医师约翰.海顿于一六六二年出版的一本书,这本书有着噱头十足的书名:《神圣指南:踏上世界寻奇之路:(专业医师编写)传授古今未来万物知识:即快乐、长寿、健康、青春、幸福、智慧、美德的祕诀,与疗癒、改善、根治各种老少疾病的法门》。

  彷彿这一大串标语还不够一般,标题页上还注明书中收录的疗法与药剂都是正宗玫瑰十字会用药(该教团由炼金术士与密医组成,海顿明显就是想利用这祕传教团的大名敲竹槓)。不过就像这两篇以蚂蚁、潮虫为引的春药药方透露的,这本医学大杂烩的内容大多可疑至极。海顿在书里还提供了许多偏方,包括:教导读者如何将麵包屑加热、密封两个月製成人工血肉;或者将死鸟烧成灰烬、埋在马粪里使其腐烂,然后让牠像凤凰般死而复生;或者,要是你动机单纯些,海顿会教你怎幺精炼砂糖。

  海顿的春药药方意外有趣,〈隆迪比里斯医师谈反春药〉谈的主题正好相反,却也趣味横生。该文摘自法兰索瓦.哈伯雷的作品《巨人传》(Gargantua and Pantagruel)。在这篇选文中,潘努吉(Panurge)为春梦所苦,向隆迪比里斯(Rondibilis)求助;后者推荐酒、大麻、毒参茄等精神药物来解决潘努日的问题。

  另一部早期欧洲文学经典,乔凡尼.薄伽丘的的《十日谈》,收录了一篇叫〈神奇药粉〉的故事,讲的是托斯卡尼修道院一个僧侣—这僧侣可不是指引迷途的圣人,而是色欲薰心的修士。修士持有一种麻醉粉,内含山中老人使用的药(见第三部选文,马可.孛罗的〈山中老人〉,薄伽丘指涉的便是这故事);修士利用麻醉粉将一名男子送往「炼狱(purgatory)」,好霸占他的妻子。

  蒙塔古.桑莫斯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写了许多巫术、魔鬼学相关着作,他为本书贡献了〈魔修女〉的故事。在这篇煽情的哥德式散文中,桑莫斯描写了十八世纪中一间德国女修道院里的诸多邪恶情事(女巫药膏、下毒、闹鬼、骚灵〔poltergeist〕现象)。英王詹姆士一世在《魔鬼学》(Demonology)一书中便已谴责恶魔恶行,之后又在一六○四年出版的《反菸草》责难日渐成长的抽菸恶习。本书选文中,可明显看出詹姆士一世认为吸食菸草是邪门消遣,而且有碍健康(这点倒是挺有道理)。他出版的这本小册子,表现出恶毒的反印地安人情结,成为以种族歧视论述毁谤异国事物的先例,反毒团体批判鸦片时,不时将大麻与「黄祸」(yellow peril)并提,将吸毒视为移民人口扰乱治安的嗜好,这番论述其实就是延续源自英王詹姆士的可耻传统。

(本文为《最狂野的梦:从《金驴记》到《裸体午餐》,跨越两千年的迷幻异域》部分书摘)

女巫的飞天油膏:《最狂野的梦》

书籍资讯

书名:《最狂野的梦:从《金驴记》到《裸体午餐》,跨越两千年的迷幻异域》 Wildest Dreams: An Anthology of Drug-Related Literature

作者:理查‧罗吉利(Richard Rudgley)

出版:商周

[TAAZE] [博客来]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